我的英中
报名热线:086-027-85557400/85557499 报名热线:027-85557400(初、高)/83337218(小学) 新浪微博 英中官网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生活 >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① 别叫我学霸,我只是一个斜杠青年

作者:英中学校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9  更新时间:2021-02-04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本文字及图片不得转载    


学生介绍:

黎扬扬

英中2021届应届毕业生

初中毕业于武汉实验外国语学校

2018年入读英中IB班


录取院校:

英国剑桥大学(英国G5)| 伦敦大学学院(英国G5)| 华威大学(TIMES 10)| 爱丁堡大学(TIMES 17)|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加拿大C4) |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加拿大C4)




写在最前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大家认识我的方式不是“剑桥offer holder”,而是“业余钢琴选手/漫威粉/小红书时尚资讯兼学习博主/看展狂热分子”,希望我的匿名提问箱里面不要出现“有什么推荐的经济课外书”之类的问题。

每个光环的背后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生活的人,是经历的种种点滴让他们做出了种种选择和努力,最终成就了录取榜上那一张张笑脸。名校录取的“成功”不像球鞋那么容易复刻。


初三的我早就知道国内高中不是我的“出路”。把大考前的旅游当作信条的我,虽然也能有幸跻身外初第一考场,但遵循我不太认同的学习方法、背诵枯燥的知识点毕竟有悖我的本性。虽然不太清楚自己国际课程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但我依然选择了它。 


进入高中的我仍然没有失去“非典型学霸”的特质。因为喜欢了多年的《神探夏洛克》,从高一起,我就在这个匪夷所思的时间点开始学习小提琴,又以单纯的兴趣开始上法语课。爱好广泛却也让我陷入未来专业选择的困境和迷茫中,于是我只好初步选择了易于上手、竞赛机会多的经济学。


高二时,疫情期间的慢节奏生活让我在眼花缭乱的list of majors中挖掘了内心热爱:艺术史。我会在凝望着罗斯科的色块时近乎落泪,也会对《人间乐园》里近乎完美的细节研究上一个小时。我尝试阅读不同的文学:我喜欢马尔克斯,但我同样热爱简·奥斯丁和莎士比亚。我的播放列表从张国荣、Taylor Swift到莫扎特的歌剧应有尽有。


于是,我意识到自己不属于可以整天对着电脑进行经济数据分析、证券交易的那一类“工具人”。我是一个感情化的生物,需要动态、富有意义而充满挑战的生活和一份有机结合、不断带我迈出comfort zone的工作。凭借这样的准则我选择了哥伦比亚大学这样一个地处瞬息万变的纽约城,以包容、开放、study-life balance的风格闻名的顶尖大学作为ED校,并申请了所热爱的专业——art history。


显然,我被“脆拒”了。当portal里弹出来一张白纸黑字的拒信而不是纽约鸟瞰拍摄的小动画时,我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不仅仅因为没有被梦校认可,而是我心中的理想主义至上并不代表现实世界也是如此。


于是,被打回现实的我再度审视自己对未来的规划。我突然发现经济也不是一个那么坏的选择:从抽象的经济学原理中我能悟出人生哲理,薪酬也比策展不知道高出多少。学经济除了与冰冷的指标和数字打交道之外,同样也有像咨询行业一样富有挑战性、带来快速成长、知识面广、可以在不同行业探索的出路。我更意识到原来的我仿佛包法利夫人,我的种种爱好需要坚实的经济基础作为支撑:没有经济实力哪有机会逛美术馆、到海边旅游、买黑胶唱机?世界没有那么宽容,想享受理想主义,必须先过现实这一关。我最喜欢的诗人(之一)写过:“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当然,拿起财务会计课本并不代表我会放下手中的露易丝·格丽克诗集,至少目前如此。在下一个未知的转折点到来之前,我希望继续做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写在最后

看到这里你们应该已经看出来了,我反对一切的stereotype(刻板印象)。而英中这样一个“非传统”的学生群体就是“刻板印象粉碎机”。这里有热爱学术的美妆爱好者(就是我)、情商超高喜欢读青春伤痛文学的理科男、跟我一起讨论钢琴曲的CS男、到处搜罗打卡各地美食的女权主义者、热爱打游戏却同时精通经济和物理的跨界神人、一个月刷几十部电影的数学学霸……感谢周围有这一群有趣而优秀的朋友们。当然也要感谢一路陪伴(并且包容我们一直作妖)的老师们(特别提名班主任Jennifer和最帅的廉哥),以及在活动和选校方面同样给予我指导和建议的父母。


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仍然会选择这条路,尽管清楚地知道这条路的成功来之不易,而我是极其幸运的。在这条路上,最终去了地图上哪个大洲,上的哪个大学并不能定义你,有且只有你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才有这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