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中
报名热线:086-027-85557400/85557499 报名热线:027-85557400(初、高)/83337218(小学)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2019英中入学交流群】 新浪微博 英中官网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生活 >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⑫ 我的奥德赛之旅

作者:英中学校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95  更新时间:2020-06-01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本文字及图片不得转载    

学生介绍:

刘怡婷

英中2020届应届毕业生

初中毕业于黄石八中

2017年入读英中A Level班


录取院校:

麦吉尔大学(加拿大C4)| 女王大学(加拿大C4)| 多伦多大学圣乔治主校区(加拿大C4)| 伦敦大学学院(英国G5)| 圣安德鲁斯大学(TIMES 3)| 韦士敦大学(医博7)| 西蒙菲沙大学(综合1)| 约克大学(综合7)




一月第三个周六的清晨,重温今敏的《千年女优》,看完后哭得不能自已,一如三年前的那个冬天。电影里的千代子用尽一生追寻虚幻的“爱”,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一路追求对于所谓无形之物的爱,追求已然成为我生命一部分的诗歌、小说、电影和艺术,追求虚构中的那份真实。如今收到梦校圣安的比较文学与哲学专业录取后,回想起刚入学时抱着文学梦的自己,回想起英中三年旅程,回想起生命中遇到的可爱的人们,心中只觉感激。 


  启程  


在小学、初中与伍尔夫、艾略特、博尔赫斯,与画册、电影、后摇相伴的那些日日夜夜里,文学艺术已然成为我的堡垒,我的家园。我笃定自己将走上一条奥德赛式的归乡之旅——在寻找那个看似虚无的精神家园的路上,我将寻找自己的identity与我所处世界的关系——正如那个永恒的母题所指: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将去哪儿?而现实的种种情感,种种境遇,让我更加确定这是我必会走上也唯一将走的路——努力成为兼具天真与感伤品质的读者与写作者,以及成为艺术的表达者。


抱着这个梦进入英中,我在IGCSE与A Level阶段都选择了历史——这个极具人文气息的学科,这也是我来到这里最感激的事情之一。这其中的原因有三:历史课使我对现实与历史事件的种种观点、现象填充满了批判的态度,使我发现了自己对于除文学外对于更广泛人文学科的热爱,还有更重要的,我遇到了一群可爱的老师与朋友。


历史老师Jamie的课是我上过最充实、最让人期待的。我依然记得高二学习Scramble for Africa时,我联想到康拉德的小说《黑暗之心》,以及奥威尔,鲁西迪,J.M.库切,等等后殖民主义的作者,于是我们文学社请Jamie做了一次后殖民主义文学的小讲座,很有意思。接着,我通过《黑暗之心》找到了电影《现代启示录》,与高三学习的越南战争继续产生了联系。冷战主题中的东欧剧变让我阅读了更多流亡作家的作品,也让我了解意识形态在历史中产生了怎样深远的意义。之后的大学申请中,我也以流亡的波兰作家米沃什为起点,将“超验的无家可归”写进了我的英国UCAS文书里。他的课使我逐渐发现了自己对于历史、社科、哲学的兴趣,不再局限于那一片虚构的世界。历史也让我认识了一群很好的朋友,一起演历史剧、荡秋千、散步、觅食、开怀大笑大哭,这将成为我们一直的记忆。 


  归乡  


抱着对文学的爱与好奇,我一路上了Wellesley College的夏校,与同学合办了文学社,写了些不成熟的文字,逛了些展,画了些画,在百草园书店买了好些本青年视觉,失眠了无数个夜晚听Sigur Ros,我寻找那个精神家乡的路也越来越清晰。我一直感谢那些时刻,它们使我成为我。


记得去美国上夏校的时候,我晃到纽约Guggenheim Museum去看瑞士艺术家Giacometti的展览,而这一次经历不仅让我发现了二十世纪存在主义思潮下文学作品与其它艺术形式的微妙联系,也让我更加确定比较文学是我的理想专业。相比英语文学,比较文学打破了更多的局限,超越了语言、民族、学科的桎梏,而我也十分喜欢这种“流动”的方式去研究、去探索。


学习历史的三年与夏校的经历,让我十分确定以后想去一个有小班讨论制、文学艺术氛围浓厚、符合我vibe的大学。一开始,我本对美国的几所文理学院十分倾心,但后来种种原因让我放弃了美国大学的申请。这时候高二时的另一所梦校让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St. Andrews. 安静的苏格兰海滨小镇,强势的文学、历史与哲学专业,小而精的教学,友好热情的氛围,历史悠久的传统,最重要的,她让我联想到杜拉斯《爱》中的那个沙塔拉。十一月底,把文书给历史老师检查了两遍后,我终于紧张地递出申请。十二月中旬,当好朋友激动地给我发微信,申请老师Erya将圣安的offer塞到我手里时,我只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英中三年,让我遇到了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朋友。没有他们在我艰难时的支持,我可能也不会是今天的我。感谢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是我永远的港湾。愿每个人都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归途。我也将踏上这个奥德赛式的征程。纵使那个精神中的故乡是一片虚妄,这趟旅途也将因追寻而充满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