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英中
报名热线:086-027-85557400/85557499 报名热线:027-85557400(初、高)/83337218(小学)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2019英中入学交流群】 新浪微博 英中官网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生活 >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② 电影人之梦

作者:英中学校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20  更新时间:2019-12-30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本文字及图片不得转载    

学生介绍:

王子龙

英中2020届应届毕业生

初中毕业于武珞路中学

2017年入读英中IB班


录取院校:

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电影专业 Tisch School of the Arts, New York University

(USNEWS综合29)



巴勒斯坦著名导演阿贾法里曾经说过:“Films help me discover where I stand as a citizen. What I careabout, what I believe in, whom I speak out as, whom I speak out for… Throughfilms, I construct my identity.”

这,或许是我学习电影的原因。

 

♦ 造梦


在进入英中前的一个暑假,我独自一人北漂去参加北京电影学院的夏校。当时我15岁,是班上最小的一个,同学里还有许多研究生、留学生,甚至老师。大家水平参差不齐,课程设置也十分随意。寥寥草草地从编剧讲到摄影,课程与实操很快就结束了。虽然学到的并不多,但所有教授都不约而同地提到过美国的电影教育。“你这么小要真想学电影,就去美国吧”,编剧陈教授直截了当地跟我说到。这短短一句话,让我萌生了出国的梦想,也坚定了我对英中的选择。


从初二偶然一次与《黑暗骑士》的邂逅再到我自己拍摄第一部“短片”,电影一直与我相伴。回忆起初三每周五晚上顶着中考的压力如何熬夜都要顺着豆瓣榜单看完一部电影,这时我才发现,或许我的电影梦那时已然种下。

▲ 王子龙作品


♦ 逐梦


我十分感谢学校给予的自由、开放的活动环境,在丰富的课外活动中让我寻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在机器人社摸爬滚打的两年使我增强了不少团队合作意识与动手能力,为我后来的剧组生活打下不少基础。摄影是我一直坚持下来的爱好,经常的随手一拍使我对镜头感的把控更加驾轻就熟。高中各式各样的社团活动是大家一起互相学习以及寻求自我的不二之选。


我与电影有关的活动多在高二完成。比如学校组织Pioneer学术论文项目的宣讲让我对其电影研究项目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个项目也使我与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电影系主任逐渐认识。在长达5周的“黑色电影与社会内涵”的课题下他不断引导我探索黑色电影相关知识,阅读无数书籍、观看许多电影之后,我将研究缩小到“新时期漫画改编黑色电影中的恐惧”这一题目,在暑假完成了7000字论文,并获其期刊的发表。电影研究这一专业虽然看似枯燥,但在深入对不同时期不同电影的研究与挖掘后,让我更加了解一个时代的政治、文化与社会。


在学校升学指导老师的建议和帮助下,暑假时我成功进入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夏校进行了2个月的学习。这次在世界顶级电影院校的进修机会成功帮我积累下了丰富的电影相关经验。从15秒到5分钟的拍摄,从之前只是在同学中招募,到最后在专业网站上招募好莱坞演员,从与各系教授沟通,到与《复仇者联盟》导演的交谈……这次夏校无疑成为我最有意义的一次经历。我渐渐意识到,电影学院真的能给新晋电影人提供无限的资源,但这些都需要自己争取——自己组建拍摄团队,自己预约教授面谈,自己安排演员试镜,自己寻找拍摄场地,这一系列工作的自发性显得尤为重要。其次,每日与各种同学的社交可能已经成为所有电影学生的“默认作业”。不断地与各种人接触,极大地提升了我的人际交往能力,也为我在电影制作这种团队任务中汲取了宝贵的拍摄经验。


这些经历同样让我体验到娱乐产业背后的艰辛:从奔走校园8处地方寻求不同拍摄许可到凌晨4点剪辑室的哀嚎连连,在电影人这个职业里,12小时的不间断拍摄或许是家常便饭。我想起第一节摄影课我们一直学习给各种电影棚设备进行收拾,与最后一次与在Netflix拍美剧的教授谈及她10多年在纽约摄影助理生涯的辛酸历程,我发现学电影学到的不仅仅是创作的灵感,更多的是脚踏实地的毅力。


我一直是个遵循内心追求自我的人,许多人都曾经问过我学电影能干什么,质疑过艺术学生的成绩问题,但在英中,我更多感受到的是老师与同学的鼓励与支持,因此我才得以在电影的道路上坚持下来,并将其作为申请的主要方向。在英中,我秉承着电影人的毅力不断学习。而凭借在英中三年打下的坚实IB学业基础与标化成绩,也为我后来的申请铺平了道路。


 圆梦


“克里斯,请你一定要当一个会讲故事的人。那些优美的镜头对我们来讲根本毫无意义,我们注重的只是一个故事。”曾经担任斯皮尔伯格制片的制作系主任这样告诉我。


这次交谈越发让我注意到作品集的重要性。电影学生的作品集,除了电影,更重要的是故事。几篇创意写作自由度都相当大,当然,重点在于其故事内容、叙事方式以及语言风格上。日常生活中新闻轶事的积累,提笔前的头脑风暴与无数的观影量为我的创意写作打下了良好基础。电影学院的作品集除了视频材料与写作材料要求以外,基本都是不同的。所以,我在作品集上花了不少功夫。


虽然电影学院之间也有其不同偏向,如NYU、Emerson比较鼓励独立创作,而USC、UCLA等更加注重学生商业性培养。因此,在不同视频作品里,我也按照艺术性和故事性两方面来考量申请学校的不同偏好,并进行选择。因此,在NYU的作品集创作中我选择了一个简单易懂的故事搭配戏剧性的镜头以及蒙太奇的剪辑,使整体艺术感有了较大的提升。如同诺兰所说:“讲一个故事,但要以别人不能一眼看懂的方式来讲。”在创意介绍视频中,我将自我介绍与幽默创意设计成两个不同的叙述者来进行叙事,巧妙地达到了学校“Creative”和“Have Fun”的要求。

▲ 王子龙作品


收到录取的那一天,除了兴奋,我内心更多的是感恩感谢。感谢学校,感谢学校中这么多支持我的老师、同学,感谢众多无私帮助过我的人们,感谢我自己这5年对电影梦想的追求一直没有停歇,更感恩我的父母做出了大多数中国父母很难做出的决定——让我追逐电影梦想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通过自己的高中学习和学校申请,最大的感受是——如果你能在高中早日确定一个自己热爱的专业方向并坚持下去,那么即使前方荆棘重重,心中的那份执念依然会支撑着你全力以赴,不问结果,这样准备出来的申请材料就会更有真情实感。我希望自己对电影与创作的激情能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永远。